逃亡

发布于 2021-10-19  401 次阅读


  挪威  12月24日

  挪威向北的一处荒无人烟的郊区,暴风呼啸,暴雪不停,却有一个神秘的工厂坐落在那里,外面看上去确实是个没有人住的,但是一到中午和傍晚总会升起一缕缕的炊烟,打破了这个猜想。

  一群孩子总会在中午和傍晚的饭点过后跑到工厂围墙前的空地前玩耍,天真烂漫的他们每一次都总能打成一团,只有一个孩子在其他孩子在玩耍的时候蜷缩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星空······

  那是一个女孩儿,一头金黄色的长发到其腰间,一双水蓝色的大眼睛,清秀的脸蛋,如果让一个同龄的男孩站在她的面前都可能会被她瞬间迷倒,但是世事总是那么无常,女孩在这儿完全就是个另类。因为女孩的行为和性格总是跟这里的孩子格格不入,她从不跟那些孩子们一起玩耍,即便是有孩子主动邀请;而且对这里的每个孩子都是冷着一张脸,像是一个来自寒冬的公主般,寒而凛冽。

  但是孩子们不知道的是,这座工厂是一座用于军事的人体实验工厂,这是美国为了掩人耳目而偷偷在挪威建造的工厂,用于研究人体的极限与开发人体的研究,这种研究总是会需要人来作为小白鼠,所以这些孩子就成为了为了研究而牺牲的小白鼠。而选择孩子而不选择大人的原因很简单,小孩子就是一张洁白无暇的白纸,写的人在上面写什么孩子们就会信什么,所以这就是他们选择用孩子作为小白鼠的重要因素。

  孩子们都不知道那些陪着他们长大的大人们只是把他们当成了小白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活在了谎言之下。可是这些孩子中有一个人却是知道实情,就是这个小女孩,她天生就比其他同龄的女孩早熟,所以对待这些所谓的大人们的谎言也是早就知道,但是她不能说,一旦说出来了后果就会不堪设想。

  因为就在一年前,小女孩刚到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与她一般大的男孩浑身伤痕,被两个穿着军装的人拖走了,而女孩也永远忘不掉男孩被拖走前看她的最后一眼,眼里写满了傲慢,与不屑。后来女孩才知道这个男孩就是在那些大人面前说了坏话被惩罚了,当然这是那些大人们的说辞,女孩是根本不相信的,她反而觉得知道这件事的人可能不止她自己一个,就比如,那个男孩······


  今天是平安夜,那些穿着军装的大人们也是开了恩,让他们在今天肆意玩耍,当然只限在工厂内;可就算如此,也是一件让孩子们很开心的 一件事情了,要知道这个工厂一点儿都不小,算上建筑物足足有1.5平方公里大。当然女孩也是跟往常一样,蜷缩在了一边呆呆地望着星空,丝毫不理会那些平安夜正在许愿的孩子们······

  要不,去走走吧······

  一个念头突然在女孩的脑海中浮现,她站起身,向着与孩子们相反的方向缓缓离去,那些看着他们的美国兵看见女孩离开人群也不是很在意,一个心智还没成熟的小屁孩,不看着她又不会发生什么大事来,这么小怎么可能会是卧底,也没多想,他们也是继续喝起了酒,放假的可不止是孩子们,当然还有他们,但是他们的想法放在女孩身上,确实是幼稚了许多······

  女孩一路缓缓前行,天空中的雪花也是飘个不停,女孩就这么在雪中毫无目的地前行着···

  突然,她看到了前面有一个看似废弃的小屋子,孤单单地坐落在工厂一处偏僻的角落,孩童的好奇心驱使了她走近去屋子的窗边看了一眼,但是只看了一眼她便满眼骇然,因为里面绑着一个伤痕累累的男孩,就这么被绑在柱子上,伤痕累累;但是让她如此吃惊的,是这个男孩,就是一年前在她面前被拖走的,满眼傲慢与不甘的男孩······

  “咳咳······既然来了就进来吧,今天他们放假,估计都去喝酒了,不会过来的,进来陪我聊个天?”

  女孩听到了声音,她惊讶地看着这个头也没抬过一次的男孩,但是男孩却是像感觉到了一样继续说下去···

  “怎么?你不想跟那些小屁孩亲近,难道我这么成熟的小大人你也不想接触接触吗,这不太好吧?”

  女孩依旧吃惊的望着他,男孩也终于抬起了头来,虽然男孩长得不是很帅,在那群孩子里也算不得相貌出众,但是却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骄傲而不甘,满身伤痕的他,就这么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女孩,转而继续嬉皮笑脸地说。

  “不用太过惊讶哟,因为我会灵魂出窍呀~我是没看见你,可我的灵魂却看的一清二楚呢。你来到这里有一年了吧,那些美国兵都喜欢管我叫混蛋,你也可以叫我混蛋的哟。”

  “我······我叫······蕾娜塔······”

  男孩看着这个突然肯对他说话的女孩,微微一笑

  “这就对了嘛,蕾娜塔······很好听的名字呢。唉,我在这里呆了一年了,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那些美国兵不顺气时对我的虐打,也没人陪我说说话,真孤单呐······你也一样吧?不过你可比我好太多咯······”

  蕾娜塔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要是换成那一群孩子里面的随便一个,不用一年,可能遭这样的打几天就已经撑不住了,但是眼前的这个男孩却撑了下来,而且似乎还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比如······远超常人的敏感······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现在可没时间告诉你,时间紧迫,我感觉那个看守我的人要回来了,就长话短说吧,今天晚上十一点半,孩子们都会围坐在火堆前许愿,而那些大兵也会聚在一起喝酒,我需要你十一点半准时要到我这里来,注意,十一点半一定要到,不然······我们就得永远留在这挪威的寒冬里了······”

  蕾娜塔听着这摸不着头脑的一段话,一头雾水·······唯一能听懂的,就是十一点半来这里找男孩······

  “你真的需要走了,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男孩声音突然变得有气无力起来,缓缓的催促着她

  蕾娜塔深深的看了男孩一眼,头也不回的跑出去,在大雪的掩护下缓缓消失······

  男孩盯着蕾娜塔消失的方向,嘴角微微上扬

  “放心吧,你一定会活着出去的,我们一定会活着出去的······”


  工厂内  首脑办公室

  这是一间堪称豪华的办公室,一张总统级别的办公桌和办公椅,桌子前面的一块空地板摆放着豪华的牛皮沙发与大理石茶几,墙边的书架上也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籍,书柜旁边摆放着林肯的画像,看上去十分气派······

  “实验到这里全阶段也差不多就结束了吧,我真不明白为什么都快要结束了,还浪费不该有的心思去给这些实验品搞什么平安夜派对。”

  “带着痛苦死去,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么?这群孩子可是我们这次实验的大功臣呀,还有这些忠诚的士兵,本该都是立大功的大功臣,可惜呀,上面却不希望这些大功臣还活在世上,毕竟,只有死人才会永远闭嘴。说实话我很愧疚,所以我能做的只能让他们带着最后的快乐去······奔赴死亡”

  一个穿着军衔不低的军装的美国人坐在沙发上,点了点手上的雪茄,随即继续抽了起来,抬头望着窗外,一副神情黯然的样子

  “我们都是棋子,都是国家的一枚棋子,有用的时候他们就利用,没有用了随手抛弃,对于那群政客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也许你我也会有那么一天会被那群政客抛弃,落得一样的下场,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能给他们的,只有这短暂欢乐的时光了,能活着出去的,只有你我二人·······”

  另一个穿着风衣的美国人,轻轻地叹了口气,也是无奈的看向天空······

  ······

  “今晚十二点,孩子们许愿结束了以后我会让所有的人都去工厂内开启宴会,到时候封锁所有的出口,让他们都在欢乐中,爆炸吧······”

  男人又点了点雪茄,无语凝咽


  工厂广场  23:00

  孩子们准时齐聚在了广场外面,而那些美国大兵也在广场看着孩子们在一旁嘻嘻哈哈,也各自喝着啤酒。而蕾娜塔则是跟往常一样的蜷缩在一旁,默默等待着时间,去赴男孩的约······

  “哟,蕾娜塔,还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旁边自己坐着呢?咱这都没有过一次这么盛大的平安夜宴会你都不来,是觉得我们不配与你一起玩耍么?”

  这是突然从孩子群里走出来的一个男孩,但是语气却与一些女人的恶毒却不分伯仲······

  蕾娜塔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依旧低着头,心里默默的计算着赴约的时间

  “你就等着吧!!这里还没有对我杰克没好感的女孩,等我长大,总有一天,你肯定会成为我的妻子的!!!哼!”男孩说完转身离去,继续融入队伍里去庆祝他们人生中那最后的平安夜了······

  过了一会,蕾娜塔心里掐对时间,随即起身向风雪中走去,平时并不显眼的她,就这样消失在了雪中,朝着男孩所在的小屋走去······

  “别走啦,我在你后面呢,小蕾娜塔~”

  后面突兀的传来了男孩的声音,蕾娜塔缓缓转过身来,她又吃惊了······

  男孩哪还有平时伤痕累累的样子,跟之前相比简直容光焕发,披着黑色风衣的男孩看不出任何的伤痕与虚弱,一副活力十足的样子

  “话就不多说了,我们手脚得加快了,不然等他们十二点引爆这里,我们就得永远留在这寒冬里了。”

  男孩话还没说完,一把就拉上了蕾娜塔的手,拉着她一起往之前关着男孩的屋子的方向跑,男孩没说缘由,女孩也没深究,俩人就这么一直跑着跑着······


  宴会大厅  23:58

  穿黑色风衣的男人看了看宴会里的孩子们和在一旁喝着啤酒的士兵们,伸出右手看了看手臂上的机械手表

  “差不多够时间了吧,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身着军装的男人转过身来,看着面前这个意味深长看着他的男人

  “是该离开了,我可不想永远留在这严寒的寒冬里······”

  两人说完,静悄悄的从二楼的暗道里离开了宴会大厅······

  只剩下宴会大厅那全然不知的士兵与孩子们,包括那些负责照顾孩子们的日常起居以及负责研究项目的科研人员,离开的,只有他们两个。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所有需要完成的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肯定会有无辜的人,但是那又有什么办法,现在的社会依旧是弱肉强食的社会,潜规则无处不在,哪有什么真正的美好的社会······

  人都是以其华丽的外表判断对方过得好不好,无一例外······

  爆炸声突然从工厂内传出,原本破旧的工厂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朵绽放的火焰花朵,美丽而又令人畏惧;听到爆炸声的两个男人缓缓转过头来······

  “不是我们残忍,而是我们不得不残忍,我也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也会面临这样的结局,我只是希望,等我到了下面以后,你们可别千万把我往死里打······”

  身着军装的男人双手在胸口合十,默默的祷告着······

  “好了,是时候去接他们俩了,虽然说的冠冕堂皇,但是你不还是救出了两个孩子?”

  身披黑色风衣的男人缓缓地说,眼神平静地看着这个做事满是矛盾的男人

  “这就好比于世界末日,我要是瞒着上面把他们全放了,不仅我们两个要死,就连他们也将会遭到联邦的追杀,一个接着一个的也会死去,在这种毫无选择的棋局里,我除了能保护想要保护的少数人,我还能做什么?当个圣人?可······这真的是圣人吗······”

  两个男人比肩而走,缓缓地消失在了这漫天风雪的夜晚里······


  传来的爆炸声也让这两个正在逃亡的孩子打了个踉跄,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得蕾娜塔脸颊发白

  “现在没事了······我说过了,你会活着的,我们都会活着的······”

  男孩气喘吁吁的小声说道,但是眼神里仿佛有着一头狮子,凶狠而骄傲

  蕾娜塔看着这个之见了一面,就带着她逃离了死神的抓捕,也不求任何回报的男孩,心里滋味更是五味杂陈······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孩,为什么只见了我一面就这样带着我逃离这里······

  这时树林里缓缓走出来两个人,就是这场爆炸的组织者与执行者,蕾娜塔也看到了他们,他们正在向她缓缓走近,而蕾娜塔吓的两条腿不听使唤似的,不停在往后退·····蕾娜塔这样反应当然是有原因的,她曾在一个夜里起身出门时看见了两个人的谈话,内容都是与这个研究项目有关的,而这两个人,就是他们

  而就在蕾娜塔准备撒腿就跑的时候,那个身着军装的男人突如其来的一句臭骂让蕾娜塔大脑一片空白

  “你这个混小子,不赖嘛,还真让你救到了······干得不错,老朋友的恩情,总算是还了一点了······”

  男孩挠了挠头,但是也无法掩饰自己的骄傲与满足

  “你好啊蕾娜塔,我们又见面了,上次见面,还是在你起夜的时候看见的我们呢······”

  蕾娜塔惊讶地捂住了小嘴,这一路上来,她一头雾水,但却从死神的抓捕中存活了下来······

  “很意外吗?我要是不故意这样,我儿子说的话你会相信吗?你会糊里糊涂跟着我儿子逃出这个鬼地方吗?” 男人看着蕾娜塔惊讶的神情,继续说了下去······“其实,你是我友人的女儿,曾在你尚在襁褓之时为了救我和我也尚在襁褓的儿子而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我们一年前听到了抓捕的下一批对象有你时,说实话我真的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对亏了这个混小子呀······”

  男孩看了看男孩,骄傲的扬起了头,不知可否的说道

  “那是,我那可是居功甚伟,比起叔叔当年的恩情,挨一年的打算什么!!!”

  男孩真的为了救女孩,真的挨了一年的打······

  “姑娘,不要觉得叔叔这样做很不人道,只救了你一个人而让全工厂的人陪葬,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是对的事情,什么是错的事情,什么是绝对的正义,什么是绝对的邪恶,立场不同,看待的事物也就不同,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真实,但,这也是真正的世界·······抱歉让你这么早知道这些,但是没办法,迟早也会知道的,但是叔叔愿意给你当一个引路人,以后的路,还很长啊······”

  明月当空,月光洒在四人的身上,温暖而又亲切······